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检察院的“捕检合一”给刑事辩护带来了什么影响?

刑事辩护,检察院,合一,影响时间:2021-04-13 15:53:16浏览:169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随着下半年检察改革的高潮开始,“逮捕与起诉一体化”稳步推进。

9月10日《检察日报》报道,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检察院发布《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检察院办案程序(试行)》,对原公诉部门和侦查监督部门进行重新整合,设立刑事检察部。此外,广东、山东、陕西等全国许多地方的检察院最近也开始试行“一抓一检”的办案模式。

“批捕一体”是指批捕权和检察院审查起诉权的结合。此前,这两项权力一般位于检察院的不同部门。

“侦检一体化”改革给检察机关带来了明显的变化。过去由两个检察官进行的工作,由一个检察官完成,大大提高了效率;由于检察官在审查逮捕后必须承担后续起诉工作,因此审查逮捕的要求相应增加,从而降低审前羁押率。

在刑事诉讼中,“捕检合一”的改革会给检察官的“对手”——刑事辩护律师带来什么影响?

在最近举行的第三届“十大刑事辩护律师”论坛上,许多知名刑事辩护律师一致认为,逮捕前和起诉前辩护的重要性比以前的法庭辩护大大增强。

“逮捕前的辩护被称为‘37天黄金救援’。可以说,不逮捕不起诉的辩护是刑事辩护取得成功的重要环节。同一案件经同一起诉人审查批准后,审查不起诉的辩护意见后可能难以获得认可。因此,刑事辩护的主战场应该是在法庭辩论之前,而不是在审判之前逮捕。”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邹家明说。

那么,“捕控合一”的改革给刑事辩护律师的辩护权带来了哪些变化?

建议审查逮捕并举行听证会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刑事委员会主任赵云恒在“刑事辩护十人”第三次论坛上表示,在审查逮捕过程中,原则上应建立例行的听证审查制度,除少数特殊情况外,对于辩护律师在讯问过程中提出不同意见或犯罪嫌疑人有辩护意见的案件,大多应举行听证。

“形式上,公诉人可以组织侦查人员、辩护人、犯罪嫌疑人参加听证审查会议。地点可以选在看守所等方便的地方,手续可以尽量简单有效。”他说。

“学术界强调逮捕环节的诉讼化改造,‘逮捕与起诉相统一’。逮捕诉讼可以转型吗?前两年,我带领一个团队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合作,在上海、重庆、湖北、四川、安徽等省开展了逮捕听证制度的试点,制定了约50条的规范性文件。这个东西的最高检查已经在全国发布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说。

“我强调这种听证会,由检察官主持,由调查员和辩护律师分别陈述理由。一定要坚持简单的原则,30分钟以上就可以结束,也就是解决拘留问题。双方把事实证据说清楚,检察官就做决定。这是防御作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陈卫东说。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辉也认为,听证应当公开进行,涉及多方当事人,重大案件甚至犯罪嫌疑人都应当到场,证据应当公开。

律师在调查阶段可以看论文吗

“刑事诉讼法修改时,应当考虑律师阅纸权的问题,让律师在听证会上发表意见前,能够知道与听证会内容相匹配的信息,但律师未必一定要掌握调查人员和检察人员。所有相同的信息。”赵云恒说道。

但在刑事诉讼法上仍然不可行。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律师只有在审查起诉阶段才有阅卷权。

“在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尚未取得证据,尤其是共犯的供述和证人的证言可能还在不断变化。这时候要求公安机关上报检察院审查逮捕的所有文件都必须给律师看,公安检察院的阻力会有多大,大家可以想象。”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程说。

“我的建议是,如果在侦查阶段或者审查逮捕阶段很难通过立法修改推进宣读论文权,很难实行全部逮捕听证,建议物证、书证、专家意见、视听资料等证据。不应该被篡改并且已经被修复。证据应允许律师在审查和逮捕阶段进行检查和复制,即实现有限的证据披露,保护律师对这部分证据的知情权。”她说。

律师应该如何取证

如果在审批阶段看不到卷子,有的律师建议扩大和保障律师调查取证的权利,让律师对案件有更多的了解。

“如果律师能够积极行使侦查权,我们可以根据从犯罪嫌疑人和其他相关知情人那里获得的案件信息,尽快进行我们的案件调查,以便在决定审查起诉之前,能够检索并固定一些相关的证据材料。并及时将这些证据材料提交检察院,检察院可以提前做一些基础工作,以备下一步审查拘留的必要性和是否起诉。”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兆丰说。

"当然,仍然需要注意风险控制的问题."他说。

“对于证据收集,必须采取优先调查权的原则。证据不能被公安收回。律师先跑到前面,因为在侦查阶段,公安机关有调查取证的公权力。如果调查和调查尚未得出结论,律师如何辩护?”陈卫东认为。

“目前,审查和批准逮捕的时限只有7天。检察官很难对逮捕的证据材料进行深入审查,律师介入的时间也很仓促。”北京上泉律师事务所主任毛立新说。

他建议适当延长批捕期限,“参照监事会办理的案件,批捕期限最长可延长至14天”。

与检察官的沟通更加重要

“虽然法律明确了律师在审查逮捕、起诉时有权提出辩护意见,但对于检察官来说,这是一种被动、单方面听取律师意见的制度。既不是主动听取律师意见,也不是相互沟通。”赵云恒说道。

“检察机关应当完善现有制度,细化听取意见的程序,要求所有案件都要听取律师意见,实现双向有效沟通,避免敷衍形式。”他说。

现实中,“侦查机关请求逮捕,检察机关受理审批,但往往不告知律师,律师难以及时介入”,毛立新说。

毛立新的建议明确规定,侦查机关受理批捕案件后,应当立即通知辩护律师。

在“十大刑事辩护律师”第三次论坛上,律师们还提出了在审查、逮捕和起诉阶段加强辩护权保护的其他建议。例如,朱永辉建议在审查起诉阶段向辩护律师公开庭审同步录音录像。

“目前的情况基本上是,律师只有在案件向法院起诉后,才能向法院申请移送。如果在审查起诉阶段不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被告人在侦查阶段告诉律师自己是非法取证,违背自己的意愿作了供述,律师看不到同步录音录像,明显影响律师辩护权的行使。”他说。

万金油律师还没有适应新的形势

“逮捕与起诉一体化”给刑事辩护律师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

辩护律师已经从面对两个检察官或者两个部门的办案组在“捕控分离”的时候,变成了面对同一个有逮捕权和公诉权的检察官或者办案组。

“面对形势的变化,如果刑事辩护律师在审查起诉阶段也通过审查逮捕阶段的辩护意见来说服检察官,往往是无所作为。”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梁雅丽说。

“逮捕和起诉的统一也减少了律师的第二次辩护权。考虑逮捕和起诉的检察官是同一个人,做出逮捕决定的同一个检察官会更倾向于做出起诉决定。”她说。

面对更强大、更专业化的检察部门和检察官,刑事辩护律师的专业化也势在必行。

“万金石油”式的律师已经不能适应新时期控辩对抗的需要,刑事辩护律师内部将会有进一步的专业分工。更多的刑事辩护律师将专门从事某些刑事案件的辩护,如职务犯罪、金融犯罪、商业犯罪等。”毛立新说。


以上就是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检察院的“捕检合一”给刑事辩护带来了什么影响?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雁婵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