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广发稳健增长混合」山西“德裕部”被多名金融高管绊倒

德裕,山西,高管,多名,金融时间:2021-04-11 20:57:15浏览:114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德裕方是田文君控股的国内第一家上市公司。

一度深陷黑金腐败泥潭的山西,在2020年遭遇金融地震。

2020年6月初,山西省农村信用社官网更新领导信息。原省委书记、省联社主席崔连辉,原党委副书记、主任邢良喜,原党委副书记、副主席王忠泽全部免职。山西农信社总资产1.4万亿,一、二、三把手同时调整,让人感觉不一般。

一个月后,靴子终于落地,宣布崔连辉、邢良喜、王中泽接受调查。三人倒台仅两天,金融反腐风暴就死灰复燃。原山西省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景辉、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被调查。

与此同时,各种消息在当地传开:崔连辉书记驱车入汾河;邢良喜家里藏着几千万美元;从京辉家找到了几亿美元现金...

在这些官员被解职之前,山西某地爆发了一场跑步危机。市民们陷入了恐慌,他们在银行门口排队,集中精力提取存款。金融是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关系到千千万万的人。金融腐败可能比其他领域的腐败危害更大。

“田兴昌”被捕

据山西当地一位人士透露,无论是省农信社一号、二号、三号领导同时被调查,还是京辉、张安顺两位高级财务官员被免职,甚至连挤兑危机其实都是余震。“第一张多米诺骨牌被推倒了。2020年4、5月,‘田兴昌’被捕。”

“田兴昌”,即田文君,是一个神秘的人物。在a股市场,他被视为“德国皇家部门”的负责人;在美国华尔街,他是一个分析师无法理解的山西商人;在山西,很多人喜欢叫他“田兴昌”。在巅峰时期,田文君投资了山西的10家地方银行,这导致了总统的声明。

田文君异常低调,从不接受任何采访。对于他的经历,外界大多是这样描述的——1973年出生于山西晋中,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在山西长大的他,从来没有做过煤炭生意,早年经营过一家小额贷款公司。33岁时,田文君在他的家乡晋中创办了一家农业贸易公司。

据几个当地人说,田文君创办农业贸易公司的时候肯定不是一个富人。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的公司继续“成长”,并于2010年在美国上市。

为什么一定要引用“成长”这个词?在于企业的发展模式,很多人无法理解。一位晋中商人介绍说,田文君控制的几家农业公司业绩平平,从未见过它们推出任何畅销产品。另一位财务人士表示:“我严重怀疑这些农业公司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赚过一分钱,公司只是一个资本运营的平台。”

田文君控制的德裕农业在美国成功上市后,他控制了三家a股上市公司,并控制了新三板的两家企业——德裕坊和晋亮。此外,另一家由田文君控股的从事融资租赁业务的文盛金融集团也被派往纳斯达克。薄,在中外资本市场领域,“德裕部”控制着7家上市公司。

自然,控制企业不是田文君的目标。在完成了对这些上市公司的控制之后,就表现出了其激烈的本性。

2016-2017年间,通过开仓、洗盘、拉盘,“德裕系”控制的股票屡创新高,其文盛金融的股价从10美元暴涨至465美元,涨幅惊人,达到4500%,成为纳斯达克著名的怪兽股票。“德裕系”控股的三大a股北讯集团、古蒂科技、民生金科的股价也开始暴涨,最低涨幅为2倍。

有了这样的“成就”,德国“皇家部门”赚了不少钱,田文君成了低调的资本掠夺者和亿万富翁。

收购银行不需要存钱,银行要倒着贴

一位金融行业人士表示,“德宇系”的方法并不新鲜。无非就是控制一家上市公司,然后通过投机拉高股价,盈利后套现。在之前的a股市场上,大多数臭名昭著的博彩公司也是这样做的。

但是,无论是坐在美股还是玩a股,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初始资本来自哪里?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是田文君最受外界质疑的地方。以他的小规模农业公司,是不可能产生这么多现金的。就算有四两拨千斤的理财技能,也得有四两。以田文君的财力,没有两个!”

这是一层迷雾,笼罩了“德国王室”多年。直到2020年山西金融地震,这个谜团才逐渐浮出水面。

2014年,“德裕部”收购a股市场首个上市公司七星塔。前一年,田文君认购了晋中银行4000万股,并成为该商业银行的董事。在随后的几年里,随着“德国王室”在美国股市和a股市场的不断争斗,田文君从未停止收购山西的银行。

2014年,“德裕部”投资虞县农村商业银行、寿阳农村商业银行、寿阳农村商业银行、和顺县桂都村镇银行。2015年9月,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定向融资工作获监管部门批准,“德裕部”再次主动认购5000万股。近年来,田文君已投资了近10家陕西银行。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股市上兴风作浪的“德国皇族”的资金,来自他们控制的山西多家银行。“田文君在山西买了一家银行,几乎没花什么钱。反过来,他从银行取钱。”他的操作手法大致是这样的:拿了A银行的股权后,立即将股权抵押给B银行套现贷款。同时,利用作为A银行大股东的身份,可以从A银行获得更大额度的贷款,要么去股市坐村,要么收购C银行,等等。

梳理时间线,田文君率先拿下晋中银行股权,打通资金渠道,进而在股市大踏步前进。从那以后,他控制的上市公司数量和他入股的银行数量一直在增加。

简而言之,在“德御部”赚钱的方式就是违规从山西的银行获得资金,然后把钱拿到股市里坐村里。资本增长如此野蛮,监管会放在哪里?文章开头提到的倒下的财务大佬可能会给出答案。

据统计,田文君在山西投资的10家银行中,有一半属于山西农村信用体系。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山西监管局和山西省金融监督管理局负责监管银行业。结果山西农村信用体系一、二、三号领导,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山西监管局、山西金融监管局二号领导全部被撤职。

2011年7月22日,田文君在北京德裕农业发布了一系列产品。

贿赂和欺骗

崔连辉,1962年出生,经验丰富的金融官员。曾在山西省财政厅、国资委工作多年,2013年调任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负责人。他被外界认为是田文君在山西金融界权钱交易的关键人物。

据一位当地人士透露,在山西入股的前两家银行是田的家乡晋中银行,第二家是蔚县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属于农村信用社,而蔚县是崔连辉的故乡。为了完成收购,崔连辉亲自出面干预。此后,田文君和陕西农村信贷成为“亲密伙伴”。田文君不仅连续获得了山西农信银行的股权,还连续获得了山西农信银行的贷款。

田文君从银行贷款中获取银行股权的方法令许多员工不满。说银行是“白嫖”。然而,此时的田文君已经习惯了无资本经营,收购银行,抵押换现金,然后收购……循环往复,资金无穷无尽。崔连辉和他的副手们也陷入了权力和金钱交易的泥潭,这为田文君的行动打开了大门。

当时山西农信社的高管们守着,偷着自己的东西,那些监管机构的负责人也“一起倒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由于一份报告,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已经停止了“德御部”对山西多家银行的收购,并发布了行政处罚书。但过了一段时间,行政处罚的内容发生了变化,“德国皇家署”支付了100多万元罚款,同时进行了所谓的“内部整改”,事情就此结束。起初,业内许多人对此感到不解,但随着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原局长张安顺的倒台,外界终于明白,田文君当时肯定想尽一切办法“赢”张安顺。

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田文君于2020年4月和5月被捕,正是从他那里获得了山西许多高级金融官员腐败的证据。与此同时,“德御部”欠了山西金融机构数十亿的贷款,如何填补这个窟窿成了难题。

另一位金融知情人士分析,田文君不仅贿赂了崔连辉等人,还欺骗了他们。“崔连辉知道田文君会拿出数百亿只蝎子,反正他也不敢合作。”在行贿的同时,田文君还勾勒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外界觉得他可以在股市赚很多钱,并希望偿还贷款。

金融腐败的冲击波

“德宇系”左手握山西中小银行贷款,右手坐股市。据一家金融媒体报道,田文君让他控制的稳定金融在纳斯达克一飞冲天,以至于一位美国知名分析师说他花了几百个小时研究稳定金融,但他不了解,他怀疑自己的专业能力。

但本质上这种“德国皇家部”的游戏,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如果任何一个环节有任何瑕疵,融资风险都会迅速放大。

大约在2017年初,中美两国的股市监管机构都对“德国王室”虎视眈眈。中国证监会向“德国皇家部”发出罚款,美国甚至要求“德国皇家部”的子公司文生金融退出市场。

“德国皇家部”的大败开始了,其冲击波波及到了股市、银行,甚至百姓。a股上市公司北迅集团股价下跌96%,市值300亿被抹平。最终在2020年7月被深交所停牌,3.75万股东在背后窒息。

资金链断裂的田兴昌,更无力偿还山西很多银行的贷款。陷入“德国皇族”债务黑洞的山西金融机构已宣布拟进行资产重组。恐慌甚至在普通市民中蔓延。山西某市有人听说银行有几十亿的漏洞,排队去银行取钱,引发了决胜风暴。可见金融腐败的巨大危害,进一步证明了近年来金融领域开展严厉反腐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2020年12月,山西省委书记楼到省农村信用社调研并主持座谈会。楼在会上提到:“今年6月,我们对全省农村信用社改革进行了重大部署,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措施,主动清雷,精确拆弹,肃清腐败……”如何继续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为了防范化学风险,楼杨胜再次提到了九个字:“从根本上改革,打破体制,统治起来。”


以上就是广发稳健增长混合山西“德裕部”被多名金融高管绊倒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雁婵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