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原腾讯新闻想让大家开开眼 中国银行外汇

腾讯,新闻时间:2021-03-06 09:02:47浏览:144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原标题:腾讯新闻想让大家开开眼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算法的陷阱。

我第一次意识到算法的问题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我和一个老家毕业工作比较早的同学一起吃饭。见面的时候赶上了北京疫情的反弹。他关切地告诉我,“现在北京疫情很严重吗?每天用大蒜熏蒸房子可以预防病毒。”

我听了很震惊,因为大蒜防病毒完全是谣言,专家早就造谣了。我说专家传言过,他说再小心点也无妨。于是我只好保持沉默,在酒桌上听他讲,在网上讲段子,传播文学残片,流言蜚语,各种早就被驱散的谣言。

“疫情是XX国的阴谋”,“华为要和美国斗争到底”,“每天晚上吃茶会导致肾衰竭”,“钟南山已经说过了”...但这些内容不是缺乏常识,就是缺乏逻辑,或者根本都是传说,但他很享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喜欢每天刷算法推荐的内容。久而久之,腰不疼了,腿不疼了,脑子不好使了。

我为他感到难过。王石年纪轻轻,六十多岁坚持学习Python,三十多岁开始相信大蒜可以预防SARS-CoV-2。更可悲的是,这样的人不止一两个。

腾讯正试图用自己的眼光解决算法的弊端 去年的腾讯ConTech大会谈到了人机协作和内容共生。我理解的是在算法和劳动之间找到平衡。今年的腾讯ConTech发布会将腾讯新闻的品牌命题从事实派延伸到了睁眼的概念。后算法时代,睁眼成了新的动力。

我觉得这个见解很准确。

腾讯副总裁陈在发言中提到了几个有意思的数据:一是用户的好奇心远没有得到满足,接近80%,随着年龄的增长,中年以后会有反弹增长。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跑不动跑不掉的中年用户会一下子对这个世界如此好奇,但这是事实。

另一组数据是连续看了10篇新闻文章,用户体验陡然下降,意味着用户觉得自己的时间被浪费了。去年和今年都是这样。

这是什么意思?

第一,算法包装的内容没有解决用户的好奇心。算法让人更投入,世界变得更窄而不是平坦。

我们说的算法陷阱其实就是信息窝棚,就是平台推荐用户感兴趣的内容。用户继续消费这些内容,不断强化自己的兴趣偏好。领域越来越小,内容越来越精准。对于绝大多数没有媒介素养的人来说,自然是那些感官刺激和边缘球的内容更受欢迎,迫使上游内容创作者产生更多暴力、极端、好奇的内容。久而久之,用户就不再联系他们了。

第二,腾讯新闻意识到用户的价值不再是用DAU和时间来衡量的,而是回归到“人是一切的标尺”,重视内容的长远价值。

所谓地平线,其实就是跳出算法之外的内容。在内容权威、可靠、丰富的前提下,用户可以学到更多自己不知道的知识和技能,掌握一些有趣、有用的东西,从而开阔视野,提升自己。

说白了,用户不再被当作“傻子”,而是被当作“人”。

作为一个理想的喂养群体,下沉的市场孕育了大量上升的独角兽。电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把他们当成成长黑客:看新闻赚零花钱,花几毛钱找人切刀提现,真传奇,一刀999,沉迷各种无聊视频。

另一方面,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堂兄弟和远房叔叔。腾讯新闻提出的视觉价值,对这波人来说已经不是“数据收获”了:让他们多看新闻,多看视频,然后卖给广告商。而是可以通过高质量、可靠的内容发现并连接到更广阔的世界,无论是二三线城市用户对实用技能的需求,还是三四线城市用户对新闻的真实性。

如何睁开眼睛是另一个问题 《美国大城市的生死》说,一条热闹的街道,既要有行人,也要有看客。

坦白说,我个人认为腾讯新闻无论是构思还是实践,都很难让大家开开眼。放在更大的尺度上,如果要“开民智”,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浮躁碎片化的时代几乎是不可能的。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为了普及经济学,曾经做过几十年的电视节目。晚年,他遗憾地说,人民的经济没有得到改善。

微观来说,眼界是一个很空洞的词,对于什么样的内容是开眼界,什么是开眼界,没有明确的标准和定义。我觉得基层员工应该和我有同样的困惑。

但这并不影响腾讯新闻的决心。从大会的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两点:

陈说算法+身份。身份就是有影响力、有地位、有判断力的人,他们的话比算法更重要。毕竟,大多数人相信权威和专业精神,尤其是在面对像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紧急情况时。所以腾讯新闻的做法是保证内容的权威性和可靠性,杜绝谣言和假新闻,进而鼓励和支持那些不同领域的权威机构和从业者。

腾讯副总裁陈

腾讯新闻运营总经理黄指出,近年来内容平台存在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规模不经济”。指的是内容和信息的指数级增长,而低质量的内容发展缓慢。增加消费并不意味着获得更多。所以需要更大的改革调整模式。

黄,腾讯新闻运营总经理

综上所述,腾讯新闻的策略是,首先清除一切低俗、垃圾、谣言。如何去除主要取决于算法加人工的一个复杂过程:线索发现、专家+算法验证、自动谣言拦截、实时分发拦截,从而保证这个平台的内容真实可靠,这是最基础也是第一步。

其次,引入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的内容合作伙伴,比如truer合作伙伴、知识官,腾讯新闻一直在做这个,就是让权威专家、行业专家出来解答专业问题。这些做法取得了一些成效。比如虎门大桥晃。我见过不少于十个版本的解读,包括自然灾害,质量问题,甚至玄学。然而腾讯新闻马上找到了力学教授陈奎富。陈教授说是卡门涡街的问题,突然让谣言消失。

类似的案例很多,但也是一项繁重的任务。特别是腾讯新闻留出了100多个学科,所以很多专家和专家需要相互拓展、相互联系,出现热点就要立即应对,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也很难操作。

但既然这么说了,你就要硬着头皮走了。

内容与内容的未来 奈飞最近出了一部纪录片,叫《监视资本主义》。这部纪录片是关于基于算法的社交媒体对人的负面影响。奈飞采访了在谷歌、苹果、推特和脸书工作过的员工。监督者甚至联合创始人,这些工程师和监督者面对镜头,坦诚地讲述算法是如何让人们沉迷于这些社交平台的——通过无处不在的大数据收集、更精确的分析和无法停止的内容,

影片结尾,一位互联网公司高管对镜头说:“我永远不会让女儿碰手机。”。

纪录片讲的是社交网络,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国,短短几年时间,基于算法的内容推荐模式已经普及,但是算法陷阱的问题却没有得到正视:互联网上的内容就像一片汪洋大海,但是因为算法的兴趣推荐,用户的兴趣点越来越集中和封闭,变得浅薄、无知和极端。

美国青少年自杀率在2009年后开始上升,这是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普及的窗口。在中国,因为这几年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一切都被掩盖了。

当我们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能否回到最初的问题,我们想要的内容是什么,什么是好的内容生态?

其实说起来简单,就是满足用户的需求,给用户一个好的体验,同时也注重长远价值。

这里必须提到的是,腾讯新闻提出的ConTech并不是一种特定的技术和模式。ConTech的官方定义是“覆盖内容制作、访问、处理、分发和体验的整个链条”。但实际上,ConTech是一套关于过程、产业化、算法、分布甚至价值的方法论。腾讯新闻想用ConTech的机制来对抗纯算法模式的弊端。

比如一篇爆料文章是谣言,是下架还是不下架?如果有些话题费时费力,注定不会成为爆料,是不是?如果交给机器,答案很明显。在算法的世界里,没有好坏的内容,只有一个用来衡量用户时长、停留时间、开启率的容器。所以优秀优质的内容没有任何优势,只是被算法选择性忽略。用户不想看,但根本看不到。

另一方面,优质内容最终会因为劣币驱逐良币而退出,进而进入恶性循环。

为了打破这种局面,我们必须跳出算法的陷阱,但要满足用户的需求,于是提出了“视界”的概念。视觉对应的是后算法时代用户需求的演变,因为用户最终会“觉醒”,最终对“低质量”、“无用”的信息感到厌倦,所以一个能满足自己视觉的平台,无论是什么领域,什么方面,无论是科普、美容还是农业,都只能让他觉得有点用处,帮助他提高视觉。这是有益的,也是腾讯ConTech追求的目标。

我想起了黄说过的一句话,听起来充满了力量和希望。她这样说:

“我们对所有以流量和效率为导向的分销模式或分销实践都持谨慎态度。我们不鼓励缺乏信息价值和审美追求的内容的生产和创作。我们积极接纳每一个内容合作伙伴,共同构建充满活力、健康的生态。让内容创造美,希望未来内容的世界发光,大开眼界。”

上帝困了就掷骰子,我们需要知道怎么醒来。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原腾讯新闻想让大家开开眼中国银行外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雁婵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